• 你买吗?武汉网红店遭遇黄牛扎堆 公开摆摊加价卖“不排队糕点” 2019-02-13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2-13
  • 这个辅警,是朋友圈最能“吹”的人! 2018-11-22
  • 台湾团体抗议美国操弄台湾问题 2018-11-22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2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1
  • 图画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用布艺风格讲故事 2018-11-21
  • 在虞城,看乡村振兴的曙光 2018-11-21
  • 国务院印发通知: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8-11-20
  • (两会受权发布)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名单 2018-11-20
  • 陕西那些事儿——西部网 2018-11-20
  • 光明日报:不存在的补脑保健品,为何总有人趋之若鹜 2018-11-20
  • 您的位置 :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 小说库 > 仙侠 > 莲开九霄

    更新时间:2018-11-10 15:32:32

    莲开九霄 已完结

    今天河北11选五走势图:莲开九霄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www.r4fd.com 来源:欢看小说 作者:云开分类:仙侠主角:安亦文段墨

    主角是安亦文段墨的书名叫《莲开九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开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是白虎神君,人称高岭之花;他是青帝转世,真身一朵青莲,自带神木太乙之力,深度毛绒控;当两人撞在一起,注定要碰撞出非一般的火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明已经离开了温泉,安亦文还是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尖利的指甲弹了出来,想要往上攀爬。

    可怜的段墨一边担心安亦文是不是受伤了,一边忍受着安亦文的爪子,轻声细语的安抚。

    等到安亦文冷静下来,段墨的胸前带着道道红色的伤痕,看起来就像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虐待一般。

    看到此情此景,安亦文不由把自己埋在段墨胸前,默默想到,是不是自己因为受伤太重,身形回到了幼年期,就叫智商也都回到了幼年期?

    抱着终于消停下来的安亦文,段墨长舒了一口气。一点点地往安亦文身上撩水,尽管安亦文身体还会颤抖,却会抑制住自己的本能。

    弯月皎洁无暇,银色的光芒温柔地撒在了地上。

    月光下一人一虎尽情地享受着这静谧的月色。

    在段墨的安抚下,安亦文终于不再担心自己会被水淹没,反倒是时不时地撩上一爪子,看着乳白色的泉水从段墨光洁如玉的肌肤上滑落……

    抬起安亦文的虎脸,段墨看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由自责是不是自己玩的太过火了??墒窍氲秸庵徊恢呛卫蠢那看罅槭蕹僭缁崂肟约?,段墨就控制不住地生气。就算他那素来没有表情的脸暴露出来他的心情,他还是控制不住,狠狠地欺负了这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灵兽。

    安亦文不知段墨心中所想,只是看着他那双复杂多变的眼睛,身上一寒,不由感慨修为下跌,身体也没有以前那么冷热不惧了。

    看着段墨胸前那暧昧难言的红痕,安亦文面上一红,幸亏隔着一层厚厚的虎毛看不分明。

    一爪子拍上段墨胸前,安亦文本来好心好意地想要为段墨治疗一下看起来十分可怖的伤痕,没想到却按上了一处小小的凸起,带着肉肉的软垫的爪子好奇地抓了抓,却没想到段墨突然送来了手。猝不及防的安亦文直接被乳白色的汤泉淹没了。

    段墨本来就是年轻气盛,在再加上最喜欢的萌物任由自己为所欲为,不由血气上涌,没想到身下居然有了反应,心慌之下手一松,哪知道毛绒绒的白团子立即就被水淹没了。吓得段墨赶紧一头扎入水下……

    安亦文恍恍惚惚以为自己在梦中,梦中自己又碰上了九重天上的青莲帝君,听闻青莲帝君身上藏有三界第一灵药:青莲子。

    他上前去讨要,哪知青莲帝君忽然冲他微微一笑,安亦文当场就被这个足以倾倒众生的笑容迷的头晕眼花,青莲帝君却翻脸不认人,转身一个挥袖就将他抽到了西王母的瑶池里。

    冰冷的池水淹没了安亦文,安亦文只觉得自己的神力毫无用武之地,只能让自己越陷越深……

    安亦文看向那个将自己抽到瑶池的罪魁祸首,却发现那人还是九重天上最不近人情的青帝,哪怕自己就快死了,也不见他脸上有任何变化……

    恍惚中,安亦文觉得冰冷的池水变得温热,不烫人,却十分温暖,暖的,让他想要睡着……

    段墨一脸担忧地看着昏迷不醒的安亦文,心中担忧地不行。眼看着授课的时辰快到了,来不及多想,段墨直接把安亦文揣到了怀里,等他赶到了内门师兄讲课的地方,早已是人山人海。

    几个与他相识的师姐妹看见了他,急忙对他挥了挥手:“段墨师弟,这里!这里!”

    眼看着这个素来面瘫,寡言少语,却因为一张过人的脸,而备受师姐妹青睐,男弟子们敢怒不敢言。

    推推挤挤,段墨终于挤到了前面,面无表情地向几位师姐妹道了谢。

    而那几个师姐妹红着脸,摆摆手说不用谢。

    就在这时,授课师兄御着一把闪闪发光的飞剑赶到了。堂下一百多名外门弟子急忙噤了声。

    尘封满意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在内门虽然排不上号,可在这外门,人人都要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尘封师兄。

    段墨认真地听着尘封讲解他在练气大圆满时的修炼经验,又点出一些修炼要注意的问题,最后又问了一遍有没有人要筑基,却发现全场没有一人出声,眼底闪过微不可查的失望之色。尘封也没有什么,只是例行说了一句:“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的经验只能作为参考,不一定适合你们。所以,如果修行上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去内门找我?!?/p>

    堂下的弟子纷纷应了是。

    等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段墨从怀中取出还在熟睡的安亦文,叹了一口气,将脸颊贴在安亦文的腹部:“安安,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

    似是听到了段墨的叹息,安亦文慢慢地睁开了双眼:“阿轩,我好渴……”

    干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段墨还没来得及从安亦文清醒的惊喜中回过神来,就被另一道惊雷炸的浑身一僵:“阿轩?”

    “嗯?”听出声音不太对,安亦文一低头,就被占满视野的黑色脑袋吓了一跳。

    段墨抬起头,墨色的瞳孔深不见底,酝酿着风暴:“阿轩是谁?”

    安以轩满不在乎地发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用力一挣,就从段墨手中跳了出来,找了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惬意地晒起了太阳。

    段墨看着他这幅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心里却对自己的心软无可奈何。没办法,谁让安亦文有着一身顺滑柔软的皮毛呢?

    平日里,段墨就把安亦文带在身边,药田里灵气比较充裕,对安亦文的伤势有帮助,安亦文也不拒绝。只是到了每月三次的讲课,段墨看着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安亦文,心里就越发无奈,他素来冷清,外门那些女弟子对他的心思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不在乎??删褪嵌宰琶媲罢飧鲂〖一?,他就是狠不下心来。明明知道对方强大的难以估量,却还是想要宠着他,护着他,让他就这般肆意的生活。

    对安亦文无可奈何的段墨还是选择了妥协,怀抱着毛绒绒的白团子,段墨嘴角泻出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鬼怪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你买吗?武汉网红店遭遇黄牛扎堆 公开摆摊加价卖“不排队糕点” 2019-02-13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2-13
  • 这个辅警,是朋友圈最能“吹”的人! 2018-11-22
  • 台湾团体抗议美国操弄台湾问题 2018-11-22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2
  • 山西强化农村人才队伍建设 成效明显 反响良好 2018-11-21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21
  • 图画书《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用布艺风格讲故事 2018-11-21
  • 在虞城,看乡村振兴的曙光 2018-11-21
  • 国务院印发通知:不得强行要求进城农民放弃土地承包权 2018-11-20
  • (两会受权发布)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八个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委员名单 2018-11-20
  • 陕西那些事儿——西部网 2018-11-20
  • 光明日报:不存在的补脑保健品,为何总有人趋之若鹜 201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