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干细胞应用前景广阔 有望治愈世纪顽症 2019-04-16
  • (原创)不能放任拼多多沦为假货“集散地” 2019-04-16
  • 今天你是这样的人民日报 2019-03-28
  • 李生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8
  • 少吃糖就不得糖尿病?这6个谣言你很可能中招了 2019-03-20
  • 警惕套路贷 放贷是幌子 建议增设非法放贷罪 2019-03-16
  • 用光的语言 诠释智慧生活 2019-03-16
  • 网购生鲜食材,冰袋如何处理成难题 2019-03-08
  • 第六届哈尔滨国际油画展开幕 2019-03-08
  • 无私抚育一对姐弟15年 平定女子魏二美人美心更美 2019-02-26
  • 你买吗?武汉网红店遭遇黄牛扎堆 公开摆摊加价卖“不排队糕点” 2019-02-13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2-13
  • 这个辅警,是朋友圈最能“吹”的人! 2018-11-22
  • 台湾团体抗议美国操弄台湾问题 2018-11-22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2
  • 您的位置 :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 小说库 > 仙侠 > 仙武道纪

    更新时间:2018-11-10 10:28:16

    仙武道纪 连载中

    河北体彩18090754:仙武道纪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www.r4fd.com 来源:西瓜书城 作者:饕餮居士分类:仙侠主角:白崖临七姑

    主人公叫白崖临七姑的小说叫做《仙武道纪》,是作者饕餮居士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春秋、战国、百家说;正邪、佛道、妖魔传; 江湖、庙堂、风满天;仙宗、武门、狠人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哥不是楞棒

    白崖在原本的世界是一个大宅男,中等个子,人长得也很普通,但偏偏人缘很好。公司领导欣赏他,死党们乐意找他玩,连单位一些女孩也经常给他抛媚眼。

    这也是他穿越之后,没有半点在这个世界找穿越者的优越感,反而一直都想回去的原因。

    他的人缘能这么好,主要是因为白崖责任心强,且平时乐于助人、古道热肠、好抱不平。用他那些死党的话来说,就是他这个人很有点古人的任侠之气。

    尽管是生平第一次杀人,但白崖却奇怪地没有一丝不适,心里也没有任何罪恶感。他的心脏或者说傻儿的心脏,一阵阵猛烈地跳动着,身体里反而涌出一股股无法抑制的热流和兴奋。

    “难道说我天生就该是个杀人犯?”白崖低头盯着手里的剁骨刀,尽管身体燥热异常,他却感觉此时此刻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清醒和冷静。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惊醒了场中的众人,原本立于小丫头面前的大和尚上前了两步,放下长棍,双手捧起地上那颗依然双眼圆睁、满脸茫然的头颅,放到无头尸身上面。又从粪扫衣下摆撕下一块碎布盖住头颅,盘腿在地轻诵起经文。

    终于回过神来的混混们,眼睛齐刷刷地从尸身转移到了白崖身上。他们慢慢散开,默契地从各自腰间抽出尖刀和手斧,带着冰冷而凶厉的眼神围了上来。

    石羊集的混混欺凌弱小的时候,跟其他地方的混混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认真起来的时候,不会撒泼耍赖,不会诬告栽赃,跳着脚骂“等着瞧,爷要把你怎么样,怎么样,把你全家怎么样,怎么样……”。

    他们只相信自己手里的尖刀,喜欢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讲究睚眦必报,以血还血!

    “死了或许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吧,这样也不错!”白崖手里的剁骨刀微微一抖,心中首次涌上了一丝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反正身体也没有痛觉,杀个爽快好了!”白崖笑得有点狰狞,提着剁骨刀的手,攥得骨节发白。

    瘸腿三教给傻儿的剔骨刀法,还算不上杀人刀法,因为它没有步法的配合。剁骨刀所及之处只有身前一米,而这个距离并不能挡住四面八方的尖刀和手斧,他只能以命换命!

    “楞棒哥,你快跑!”白崖忽然感到有双小手在用力扯着自己的裤脚,低头一看,原来是哭得小脸跟花猫似的小丫头。

    这时候,他终于看清小丫头的右脚踝肿起了一个大包,难怪一直瘫在地上不起来。+

    望着脸上一道黑一道白,渐渐露出真容的小丫头,白崖心中忽然冒出一个顽皮的念头。

    “不管死后能不能回去,反正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他收起傻笑,蹲下身将剁骨刀放进怀里,面无表情地双手捧住小馨的脸用力揉动,穿越后第一次开口。

    “记住,哥不是楞棒,哥叫白崖,黑白的白,悬崖的崖。从今天起,你就是哥的人了!”

    小丫头仿佛瞬间被雷劈中,身体僵在了那里,大眼睛直愣愣地瞪着白崖,小嘴张得能塞进去一整个鸡蛋。

    白崖笑得嘴角直抽抽,要不是面瘫的关系,估计这会儿脸都要扭曲了。在客栈被大家叫楞棒叫了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个称呼带给他的快乐。

    “可惜临七姑和瘸腿三不在这里,不然表情一定也很精彩!”白崖在心里叹了口气,大感遗憾。

    他重新站起身,脸上再度浮起傻笑,提刀看着逼上来的混混们。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帮混混此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所有人都迟疑着顿住了脚步,回头朝后方看去。顺着他们的视线,白崖马上就看到了一个坐在街口,手里拿着一根猪筒骨在啃的家伙。

    这个混混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即便此时死了一个同伴,他也好像完全没看到,自顾自地啃着骨头。

    他看上去三十来岁模样,长得五短身材,满脸横肉,沾满油腥的手掌骨节粗大,身上没有带着其他混混的尖刀或者手斧。

    白崖在看到他的同时,马上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真正的马贼,也是这帮混混的头领。傻儿以前应该见过这个人,但是记忆很模糊,似乎这个马贼不常来石羊集。

    不过,随着此人手上“咔吧”一声脆响,白崖的瞳孔就不由一缩,连心跳都感觉漏了一拍。

    原来,这人此时快要吃干净了,想要吸骨髓。于是就五指一掐,硬实的筒骨居然就这样被他的指尖给戳出了五个小孔,关键是骨头整体还没碎!

    这下子白崖知道他为什么不带刀了,这个矮矬子的爪子比金刚钻还厉害。

    他仰头吸掉骨髓,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然后随手扔掉骨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拍拍**就转身走了。

    整个过程看都没看白崖和那帮混混一眼,仿佛当自己就是个路人。

    见到那个矮矬子走了,那帮混混似乎也长出了口气。他们互相看了几眼,终于有两个家伙一边警惕地盯着白崖,磨磨蹭蹭地上前两步,抓住尸体的脚拖远了一点,然后抬起来就走了。

    望着连句狠话都没有的混混们,白崖心里却是一沉。石羊集确实有逆来顺受,处于底层的可怜人,但绝不是这些拿命出来混的马贼。

    不过,白崖很快就高兴起来,没心没肺地将这个问题丢到一旁。不用死也是一件好事,至于可能会卷土重来的马贼,天塌下来有临七姑和瘸腿三顶着。

    ……

    “两位施主,贫僧就送你们到此,有缘再会!”

    远远望见顾临客栈门前的挂幡,一路跟随白崖和小馨的大和尚微笑着合什,不再前行。

    背着小丫头的白崖回头看了一眼,朝和尚微微点头。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之前那个马贼头领没让混混们动手,可能是在顾忌这个大和尚,而不是自己手里的剁骨刀。

    “大师,不进客栈喝碗茶水吗?”趴在白崖背上的小丫头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

    小馨蕙质兰心,这时候邀请和尚进顾临客栈,自然是怕那帮混混不敢来客栈,却去找和尚麻烦。

    “小施主有心,只是贫僧正在苦行途中,回寺之前不可进片瓦之屋!”大和尚温和地一笑,挥挥手转身离去。

    “楞棒?小馨?”白崖背着小丫头刚到店门口,客栈里面就传出了苏大惊疑不定的轻呼。

    “他们俩怎么了?”下一刻,白崖便看见临七姑拿着抹布,急匆匆地从柜台后面跑了出来,心中不由微微一暖。

    与此同时,白崖刚才杀人后的不适终于涌了上来。现在再回想起那具无头尸首,他的胃里就翻腾不止,这也让他松了口气,起码证明他不是天生的冷血杀手。

    今天傍晚,顾临客栈比平时早了一个时辰打烊,大堂里只剩下了临七姑,以及磕着花生喝酒的瘸腿三。两人凑着脑袋,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白天的时候,小馨已经将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客栈两个BOSS。而让原本以为要挨一顿烧火棍的白崖惊讶地是,临七姑和瘸腿三不仅没有揍他,而且还没骂他。

    连旁边偷听的苏氏兄弟都用惊讶的表情看着他,甚至鼓励般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让白崖暗中直翻白眼,心说这帮人有毛病。再怎么样,他也杀人了好不好!

    有心想听听临七姑和瘸腿三说些什么,白崖装着跟平时一样,从厨房端了一碗刀削面,坐到大堂后门的门槛上,竖着耳朵留心两个BOSS的谈话。

    那两个家伙见到有人进来,马上停下了谈话。不过,看到是白崖这个楞棒,顿时又说开了,只是声音小的根本听不见,让白崖心里难受得想吐血。

    就在他抓耳挠腮的档口,身后没声音了。白崖回头一看,差点把手里端着的面碗给扔掉。

    临七姑不知道什么时候无声无息地站在他背后,一脸古怪地看着他。

    “咳咳,小馨下午说,你好像开窍了,不再是楞棒了?!”母老虎转了转眼珠子,装模作样地捂着嘴,咳嗽了一下。

    “咕噜~”白崖一脸茫然地砸吧砸吧嘴,咽下满腮帮的面团,歪了歪头,将偌大的面碗递到临七姑嘴边。

    “我不吃!”临七姑一脸晦气地推开面碗,转过身抽了抽脸皮,低声嘀咕了一句,“哈怂,还不是楞棒吗?那丫头一定是看错了!”

    等母老虎走远,白崖赶紧端着面碗撤退,走到院子的昏暗处,才心有余悸地抹了抹满头冷汗。

    深夜,或许是被今天的事情给**到了,白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不行,不能拖到明天,我得找个理由接触一下那个大和尚。既然是游方僧,他一定游历过很多地方,说不定能从他嘴里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信息,至少给他送点吃的!”

    他从床上爬起来,摸进厨房拿了两张面饼,用油纸包好揣进怀里,偷偷摸摸地从客栈后门溜了出去。

    PS:看完了,别忘记收藏推荐票哦!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专家:干细胞应用前景广阔 有望治愈世纪顽症 2019-04-16
  • (原创)不能放任拼多多沦为假货“集散地” 2019-04-16
  • 今天你是这样的人民日报 2019-03-28
  • 李生云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3-28
  • 少吃糖就不得糖尿病?这6个谣言你很可能中招了 2019-03-20
  • 警惕套路贷 放贷是幌子 建议增设非法放贷罪 2019-03-16
  • 用光的语言 诠释智慧生活 2019-03-16
  • 网购生鲜食材,冰袋如何处理成难题 2019-03-08
  • 第六届哈尔滨国际油画展开幕 2019-03-08
  • 无私抚育一对姐弟15年 平定女子魏二美人美心更美 2019-02-26
  • 你买吗?武汉网红店遭遇黄牛扎堆 公开摆摊加价卖“不排队糕点” 2019-02-13
  • 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环保奖 2019-02-13
  • 这个辅警,是朋友圈最能“吹”的人! 2018-11-22
  • 台湾团体抗议美国操弄台湾问题 2018-11-22
  •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www.cnwest.com 2018-11-22